九口

你们祷告,无论求什么,只要信,就必得着。

他说

他说,越长大经历的越多,忘记的越多,病痛也就越多。像海水弥漫上来让人窒息的感觉,从脚踝、小腿、胸口,直至口鼻,整个身体慢慢地在往下陷。你不会懂的。

他说,人的感情也是这样,曾经觉得触手可及的亲密,会随着时光的变化慢慢拉远,让人深陷还带着些细微拉扯的疼痛,以为是梦境中遇到的荆棘,醒来才会发现,一切都是真的。


初雪的冬天,刚废弃的火车站还带着一点人的气息,他趴在有点锈迹的的铁轨上想,哪里没有人的气息呢?到处都是人,陌生的人,来来往往的人,不会停下的人。

不会为我停下的人。


他与他一起去西藏的拉萨旅游,大学时期就计划了很长时间,直到工作三年后才去;但还好,兴致还没有减少,拿出当年做的计划,笔记模糊纸页泛黄。在徒步行走的时候,他跟他说,这样真好。

他接着说,走在这样的路上,你的身边只有我一个人,你只能依靠我,只有我会为你停下。

他默默听着,默默想,默默回答:

好。


小的时候一起长大,那个时候还会害羞的他会躲在他的身后,他时不时地在心里笑话他,可又觉得他有些可怜委屈。他想,大概,温柔的王子身边总会有位骑士,照顾他。


同学聚餐的时候,朋友起哄玩游戏,赢的人可以得到一个吻,任何他想要的人的吻。一向胜负欲爆棚的他怎么会输掉,朋友问他想要谁的吻。他说,那个人不在,没办法要。

桌子底下的手缠在一起,小手指轻轻勾挠掌心,他笑了一下,转头看他。

你要饮料吗,我帮你倒。

转头倒饮料的时候,不出意外,一个带着草莓味的吻轻轻碰了耳朵,仿佛不经意地蹭到,就是不经意地蹭到。


运动会的时候,身边几个人坐在看台上休息,眼睛被阳光刺得难受,他向他后背躲了一下,笑了一下,伸手把他从后背拉到怀里,握着的手腕却没有松开,慢慢地抚摸着,顺着血管向上慢慢地,一点一点地触碰。

痒。

不像年幼时外婆轻轻拍背时的抚摸,长辈的抚摸是轻柔缓和的,在记忆里总是萦绕着一股拜佛的檀香;不会像这样,带着试探的触摸,一点一点地用彼此的皮肤碰触接近,带着难以言说的缠绕,不知是心里的痒。

窝了一会儿,慢慢睡着,四月棉的味道,蹭蹭鼻尖,真正地睡着。

开运动会的时候总是会有下雨的定律,醒来时看到他的下巴,大概是也在仰头看雨,头顶的伞倾斜着,朝向他的那边,雨点顺着伞架慢慢滴落,身上盖着他早晨穿的黑色外套。

头发蹭到放在腿上的手,发梢在指尖的一点掠过,觉得好玩,又蹭了回去。

手指摁住他的脑袋,他说,不要淋着。


不要淋着。

他趴在铁轨上楞了一下,发梢被残留的雪弄湿,他摸了摸,想,不要让自己感冒。

少年时的那些隐秘的试探,眼神的缠绕,肢体的接触,都是年少时的梦呀。

他起身,往回走。


坚持了很久,在所有人面前坚持了很久,仿佛这样的坚持就是最好的掩盖,掩盖那样的爱情,他心里纯净的爱。

可是一份带着痛苦隐瞒的爱能支撑多久呢?他和他吵了第一次的架,接着第二次第三次,吵架仿佛一开头就再也停止不下来,仿佛必须要将彼此的虚伪撕破,让对方血淋淋赤裸裸地相对才是自己想要,但是话说出口的那一刻就知道,不过是在自残,拿着刀一笔一笔地往他的心上割,往自己的心上割。

因为,他害怕。

怎样对他人展示这样的爱情,王子和骑士的爱情,令人难堪的爱情。

好久不见的聚餐,朋友在桌上问起近况,玩笑地说起年少时的推测,带着轻快的调笑,你们什么关系呀?

朋友,仅仅是朋友。在同桌的他还未说话前回答。如此肯定,仿佛就是真话。

回去的路上,是压抑的气氛,昏暗的灯光,难耐的温度,连虫鸣都带着聒噪。到家开门的时候,他从后面抱住他,头埋在肩膀,温热的液体透过衣服,滴在心上。

我爱你。

我也爱你。

相拥而眠的晚上过去,他收拾了自己所有的东西,离开。

 

身边的人常常问起他离开的原因,怎的这样突然,又这样沉寂。

他总会笑着说,大概是他想换个环境,适应新的生活。

还有,遇到新的人。


夏天过去,秋天过去,冬天刚刚来临。

没有勇气,他想,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爱情,倒有勇气面对他的离开。有勇气吗?中秋的时候拒绝家里,一个人坐在房间里,没有开灯,看着窗外万家灯火的样子。

真好,他想,慢慢地躺在地板上,他闭了会眼睛,还是睁开,谁家的灯又亮了,远处传来烟火的声音,沉闷地隔着玻璃,一跳一跳地抽痛,不明显却持续。


回去的路上,他将羽绒服的拉链拉到顶端,他想,大概是要去找他的,没有他的冬天挺冷的,没有准备好的暖手宝,没有干燥温热的手掌,没有织好的白色围巾,即使围起来的时候,像只短脖子马。

他想,无论怎样,有面对分离的勇气如何能没有面对爱情的勇气。他会承认自己的爱情,承认自己,承认他。

快到家门口了,他想,这就要收拾行李去找他。

正要开门的时候,他拖着行李箱,从后面抱住他,头靠在颈窝里,声音沉闷的,带着一点疲惫的沙哑。

我回来了。

他又微微抬起头,额头触碰到还未干的发梢,皱了皱眉。

快点进去,不要凉着。

 

 

他说,越长大面对的事情是很多,认识的人也很多,但是真正放在心上的人就那么几个。病痛也许会很多,但是会一起慢慢努力,多加注意,活的很久很长的人生要与心爱的人一起过。

他说,所有的感情都免不了有疼痛,无论什么,但是疼痛可以消除,可以治好,可以慢慢遗忘,梦醒后的荆棘也许是真的,但是一定有绽放的花和遍地花香。

 

 

想说的话:

最终紧赶慢赶,还是没有把算命的那一篇写完,所以发了这篇。

最终也没赶上2018年的零点,但是也没办法。

这篇文其实纠结很久,要不要写悲剧现实的结局,后来想了想,还是决定不要。发这篇其实也有一定想法,现实中可能真的会遇到很多事情,但是港真,真正放在心上的人,真正放在心上的事也就那么几个。

不知道这样写大家能不能看懂,他和他其实就是泰亨和柾国,文章中化用了亲耳朵、偶运会摸手臂的梗,还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想象,希望大家会喜欢。

2018年到了,

朋友发来的新年祝福里,最喜欢“希望每个人都把自己过得好,互相就都安心了。”

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够过的健康快乐,每个人都认真的过日子,就好了。

希望身边的人一直健康就好了。

希望防弹所有人都一直健康就好了。

希望阿米们也一直健康就好了。

Ps:算命的那一篇大概会在一月末发出来,接下来要准备期末考试了,大家加油。

 


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喜算命

我不是在算命

我在渡己


这是下一篇故事中的一小段,还在慢慢写。

最近很忙,刚考完六级,还要准备期末考试。泰亨的生日快到了,会在今年更完,夜盲症也会尽量在今年完整发出,大概会删掉再进行修改,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。

谢谢大家

夜盲症(下)

金泰亨最近发现他的小学弟好像有心事,总是欲言又止。问他是否有什么烦恼,说出来尽可以解决。他却摇头笑着说,泰亨哥解决不了的。 
妈蛋,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我金泰亨解决不了的问题。 
懒惰可爱的小傻子金泰亨,忘了他失败的初恋大佬闵玧其。 
镜头回到上次图书馆看完电影,金泰亨抬起他的小脑袋瓜,发现柾国衣服上可疑的水迹,大概是某个人的哈喇子留下的罪证。 
肯定有外星人借用过我的身体。⊙ω⊙ 
抬眼,看着面无表情的柾国,目光交汇,金泰亨吞了口口水,且尴尬且无语。 
镜头回到现在,金泰亨边洗衣服边想,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大都是春心萌动,唯一的困扰也只有追朋友的求而不得。这点小问题没有什么困难,只是需要一个表白的契机。 
一起自习的时候,金泰亨暗中观察,终于发现了柾国的一点小秘密。 
他在发微信。 
并不是说发微信有什么奇特,只是在与柾国相处这么长的时间里,只要他们在一起,柾国就从未发过微信。金泰亨想,大概是这个孩子了。看着柾国的眉眼,金泰亨莫名地有一丝委屈。还未在一起便这样,古人说,见色忘友,大概是不欺人的。 
遇到柾国的室友起哄过的时候,柾国很优秀,朋友关系自然很好。金泰亨刚想打招呼,听到女生的声音,身边男孩子开始起哄,颇有一种媒婆的感觉,真正想当媒婆的人心里却有一点不舒服了。原来柾国这么受女生欢迎啊。 
也对,长得帅有担当成绩好,作为一个高富帅,怎么会不受人喜欢呢,金泰亨想,如果我是女孩,大概也会喜欢柾国吧。 
我有喜欢的人了,柾国的声音响起,只是他不知道呢。 
男孩子们躁动起来,纷纷询问,一面惊讶柾国有喜欢的人,一面惊讶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拒绝柾国的如此独特的人,像水进油锅时一刹那炸开的声响。 
金泰亨的心也是这样的。 
夏天时喜欢的气泡水,喜欢左摇右晃几下,趴在桌子上看气泡升腾,嫉妒酸楚大概也随着气泡向上升腾,咕嘟咕嘟,气泡炸开,梗在喉咙,金泰亨想,啊,我大概又要变成孤家寡人了。拉开易拉罐,虎口被刮伤,有点疼,心里好像加重了疼的感觉,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在隐隐作痛。 
吃饭的时候,柾国看到了伤口,你又怎么了,怎么弄的还伤在虎口。细心地贴上创可贴,指尖碰触边角以确保牢靠的保障,金泰亨想,谁知道呢,柾国这样温柔的人大概很会照顾女朋友。 
好不容易知道发微信的女孩子的名字,以学生会部长的身份伪装靠近,约了她在正泰饭店的419号包间见面。这可不是他想选的号,如此暧昧的号码只是运气不好的抽中罢了。 
跟柾国约好同一地点,金泰亨激动地搓手手,今晚之后,大业即成。柾国应当会很是开心,就说没有我金泰亨解决不了的问题,金泰亨想,不过之后,我大概又要孤苦伶仃。 
妹子先到了包间,金泰亨热情地招呼着,一个劲滴说柾国的好话。 
他很会照顾人的,知道我不能吃辣,一勺挖走的男友力。 
他很有担当,经常背着我跑来跑去,无论怎样玩闹他都不会生气。 
他笑起来很好看,本身也长的很帅气,睡醒时睁眼就能看到他的笑眼,觉得时间一下子柔软像微微融化的巧克力。 
他很会打游戏,可以带着你连上三十级毫不费力,但是他也有时很龟毛,不让晚睡非要早起。 
他是个处女座,但是可以挑衅他的洁癖,他无奈的时候会微笑,会注视着你。 
仿佛他很爱你。 
金泰亨吞下了这句话。 
说着说着好像就说多了,好像真的这样就可以认为是爱情。 
金泰亨回过神来,对面的妹子笑得一脸诡异。 
反正柾国就是很好,当你男朋友绝对不亏。 
柾国正好进来,金泰亨推着田柾国,好啦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赶快表白,我先撤啦。 
说完就跑,真是刺激。 
金泰亨跑了出来,捂着自己的小心脏,柾国今天一定是认真打扮了,天蓝色的衬衣,干净帅气。 
有点遗憾呀,这样好的田柾国是属于别人的,不再属于自己。 
然后他就发现他又忘了他的可爱小包包。 
愚蠢的金泰亨呀,看不清路的金泰亨呀,有夜盲的金泰亨呀,又踏上了寻回包包之旅。他重新回到饭店,在昏暗的灯光中找寻。 
唉,柾国,我忘了…… 
撞上一对正在热吻的情侣,一个薄荷绿,一只橘子鸡。 
很好,今晚吃鸡,大吉大利。 
论撞见初恋激情戏码的崩溃心理。 
身后突然有一只手臂勒紧,靠近胸膛,我在这里,是柾国的声音。 
啊,柾国,我们快点出去吧,那个我把包忘在你们包间了,话说,你怎么在这里,妹子呢,我跟你说你这样会……呜嗯 
唇舌相缠,熟悉的感觉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被强吻的那个时刻。 
那个人的瞳孔是深黑色的。 
过了许久,田柾国放开金泰亨,没有言语。 
一下子全明白过来,金泰亨怔愣在原地。 
什么鬼,论继围观初恋热吻自己又被强吻的崩溃心理。 
妈了个鸡,今晚吃鸡,大吉大利。 
――――――想说的话―――― 
大概还会有两章,一章番外,一章写明前文中所有的梗,所有的事情,那些金泰亨不知道的事情,你们不知道的事情都会在下一章一一说明。 
最近有点忙,想了很多梗,但还没有用上,大概得慢慢写出,放心,都记在小本本里。 
好啦,有点饿了,我去吃鸡。 
注:大家不要对橘子鸡太敏感哦,我很喜欢jimin,并不是对他的黑称,只是觉得这样可爱又顺口。 
我站的cp大家也都看出来了,正泰糖鸡。 
大概以后也会写一写大佬闵玧其与他的首席小娇妻的故事。 
啦啦啦啦啦,没有正片,敬请期待。(≧3≦)

夜盲症(中)

距离那天过了有一个月了。

金泰亨并不想回忆,可能是害怕,矫情一点来说,是所谓的情伤。也许还要谢谢那个陌生的男人的吻,冲击太大,忘记无谓的失恋。

早晨喜欢寻找空的教室,临近冬季,听着外边呼啸的风声,沉默一会儿,再做自己的事情。这样子安静隐秘的地方找起来并不容易,可是金泰亨喜欢,太长时间的欢闹令人厌烦,应当有属于自己的沉寂。

是清晨背单词时遇见的,正在出声念拗口的英文单词的时候。眼睛很大,脸很小,大概在看见的一瞬反应出来的词汇是可爱,原谅金泰亨词汇贫瘠的大脑。他带着黑色的帽子,步履匆匆地穿过教室,大概是没想到还会有人在这儿,愣了一下,然后笑弯了眼睛。微笑地互相点头示意,金泰亨有点小雀跃,遇见了好看的人呀。

他叫田柾国,瞳孔是深黑色的。

知道他名字是在第二次遇见。为了神秘的暗恋拼命刷分选的选修课上遇见的。虽然已经没什么具体的作用,但课还是要上,分也仍然要刷,成为不了大神的男朋友也没关系,因为自己要成为自己。午后近昏沉的时候,阳光总是从百叶窗的缝隙中降落到眼皮上,光影变化,难以真正入睡,讲台上老师的语调平淡,愈发让人感觉迷茫。睡梦与现实交叉,头脑不清难以分辨。厌恶光线,身体僵直沉重。窗帘的拉合,睡意的完美,很好,大概是哪个同样困倦的人拉上了窗帘,金泰亨想着,沉入梦乡。

醒来时大概已经下午三点了,教室安静。金泰亨趴在手臂上,睁开眼睛,不作声响。安静难得的下午呀,睡醒也并不想说话。耳边突然传来呼吸的声音,呼出的气打在耳廓,有点发烫。

〔同学,又见面了,你睡得可真久。〕

什么鬼?

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放大在眼前,深黑色的瞳孔,带着一点温暖的笑意。

[啊,你好呀,又见面了。]

生疏的语调,尴尬的笑容,还有略带羞涩的耳朵。田柾国顶顶腮帮子,不是令人满意的相遇。

〔嗯,没想到在这个课上遇见你,你和我是同届的学生吗,我怎么没在我们这届的聚会上看到过你?〕

[啊,不是,我是你的学长,只是来听课刷分的。学弟你好,我叫金泰亨]

〔嗯,学长好,我叫田柾国,请多关照。〕

田柾国,很好的人,很帅气,很有担当,很有责任感,很懂礼貌的孩子。

金泰亨对田柾国的两次印象很好,轻易地得出以上结论。

金泰亨,很好的人,很帅气,很可爱,很爱笑,很慵懒,很不会接吻,很淡定。

田柾国对金泰亨的三次接触印象很好,轻易地得出以上结论。

初次见面时,田柾国愣了一下,唇舌的纠缠,肢体的抗拒和融洽,酒精与情欲的结合,美好到难以停下。这些都是真的,是真实与面前这个人发生过的。想要开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下,对方点头微笑,大概是想忘却的含义,微笑回应,离开的时候内心难平。无论和谁接吻你都这样平静吗,心里做出这样的假设,理智又在给出答案,风吹动发丝的缠绕,大概是对相关事物都具备的独占。

从课堂遇见后开始频繁地接触,一起泡图书馆,一起看电影,一起吃饭,一起在静谧的早晨里寻找一间无人所属的教室,一起运动,一起自习,一起习惯。

习惯是挺难养成的,在经历过这么多次一起之后。

早晨寻找一间自己专属的教室,一个一个地找,放慢脚步,并不想打扰整个世界的静寂。注意到教室将要上课的蛛丝马迹,快速放弃,转身继续。田柾国曾经问过金泰亨,为什么不在刚才那个教室呢?即使他们要上课,也是在之后,并不影响早晨你做事情所要求的沉寂。金泰亨牵着他的手,继续寻找下一个教室,笑了一下,因为我想要的是只属于自己的静寂,你觉得是一种固执也好,觉得是一种强迫症也罢,只是对我来讲,那个时候才是让我觉得舒适的空间,安心沉静。

那被允许进入你的空间的我是否让你安心。

田柾国想,大概是这样的。

即使你没有认出,即使你什么都不知道,即使你有那么多专属于自己的习惯,即使我还尚未走进喜欢的距离,但还好,是可以让你安心依靠的存在。

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会观察,观察所有他微小的举动,想要从此看出他的内心。

会知道他不能吃辣,爱吃汉堡,是碳酸中毒者,知道他玩守望先锋,熬夜游戏,知道他喜欢阔腿裤,喜欢奇妙的时尚感,知道他很四次元,拥有自己专属的泰泰语。

也会知道,他喜欢与亲近的人肢体纠缠,依赖的触感是感情表达的宣泄;容易感动容易大笑时常抽风间或中二,但是心思细腻,脆弱往往隐藏难以为他人语;喜欢包容喜欢随意,但是对所有的事情都有自己的固执。

很好的人,很难令人不喜欢的人,会让人爱上的人,田柾国想。

陪他在图书馆里的放映室看电影,灯光昏暗,观众稀少,间隔一对情侣。金泰亨的脑袋依靠在他的肩膀,沉沉睡去,柔软的发丝骚扰着皮肤,是跨越关系的亲密。

他曾经在这里看到过金泰亨。

那个时候大概也是放着这样无聊的电影,演到一半的时候,他人散去,只剩下金泰亨与田柾国。

大概是孤寂吧,图书馆放映室里的灰尘起伏,带着独有的时间的味道。情感的变动随着光线迁移,安静的悄无声息。背景乐空白,简单无情感泄露的对白,近乎呓语的缠绕,带来一瞬间的平静。

他知道金泰亨为什么来看那部电影。

因为闵玧其。

他看着金泰亨拼尽全力的喜欢到最终无花无果的暗恋。

大概。

所有的相遇,所有的见面时的惊愕诧异,都是那个亲吻和难以宣泄出来的喜欢。

你为什么都不知道呢?

不知道那个吻,不知道所有的偶遇,不知道所有的所有。

不知道另一个人的暗恋。

还有他想靠近的距离。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想说的话―――

这一章可能有点沉闷,主要是在写柾国的情感,在尝试从双方的角度考虑,喜欢写很细腻的情感变化,但有可能你们不是很喜欢,毕竟言辞匮乏,没有新意。

有什么意见就在评论里跟我说吧,想要一些建议,锻炼文笔,更好地写出故事。

想要笔下的正泰尽量完美,前几天看到一个正泰眼神的剪辑,想起“喜欢这种东西,即使捂住嘴巴,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。”这样的句子,大概他们之间就是这样。

爱与被爱,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。

夜盲症(上)

短篇,大概会有三章,非现实向,ooc,可能带有很多自己的主观理解

这一章是个引子,柾国只有一个吻的出场,不要着急,作为主角,金泰亨的全部都是他的,φ(≧ω≦*)♪,大概下周会把这篇更完。

初次写作,请多关照。O((≧▽≦o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————

金泰亨有个小秘密,他那双迷人的眼睛在黑夜里看不见任何东西,大概是小时候挑食造成的惨重后果,在无数次对父母的苦口婆心的叛逆下,他愉快地成为了一个黑夜里的睁眼瞎。很多人说过他的眼睛像猫的眼睛,灵动狡黠又透着无辜。金泰亨撇撇嘴,人家猫在夜里能够看清一切,明明一点也不像呢。

 

年级聚会要开始了,本来不想来的。虽然金泰亨是个热爱闹腾的孩子,却唯独不太喜欢这种一窝蜂的聚会。在他看来聚会本应当是亲友间的相聚聊天,肆意撒娇耍赖,没有顾忌的玩闹。所谓的年级聚会,大概是一大堆无聊的人,要通过这种方式寻求刺激和慰籍,可是有什么用呢,散场后卸下伪装,孤独的仍然是自己。

可是仍然要去,因为男神在这。

是在开学典礼上见到的,薄荷绿的头发,笑起来弯弯的眼睛,低沉的醉酒嗓,整个人白的发光,大概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堆在这一个人身上,在台下看傻了的金泰亨想。

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总是先被外貌吸引,荷尔蒙分泌,心思变化细腻到一切都与喜欢的人有关。会为了他特意参加学生会天天奋战在苦力第一线,会形成泡图书馆的习惯,坐在他曾坐过的位置上,读他读过的书,听他喜欢听的歌曲,去看他喜欢自己却完全不感兴趣的电影,硬撑着待到影片结束的最后一刻,整个放映室只剩自己,灰尘、光线、荧幕上的人的分分合合,还有独自一人的孤寂。

暗恋的感觉,大概是这样,一味付出又低到尘埃里。

因为很优秀,他太优秀了,从学生会的学长学姐口中得知男神的名字,“闵玧其”,很好听的名字啊,金泰亨傻笑。距离在慢慢缩小,逐渐靠近,想要靠近到能说出喜欢你的距离。完成学生会的任务,奔波在专业课与图书馆之间,想要一点一点缩进暗恋的距离。

金泰亨想,还是成功过一次的,那次晚会上给汗如雨下的他递水,指尖不经意的接触,温热黏腻,男神笑着说了声谢谢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金泰亨差一点跳起来,又连忙低下头去,点点头,转身离开,走了很远才回头看看,男神微笑着指挥旁边的同学布置舞蹈的背景,大概察觉到某人的目光,回头的时候,朝金泰亨笑了一下。金泰亨的脸腾地一下红了,扭过头去,安抚胸口,仿佛心里的羞涩、纠结、难以言说的仰慕都要迫不及待地蹦出来,想要将自己展现给全世界。

旁边的人一同举杯,金泰亨反应过来,举起杯子,喊了声新年快乐,反正人那么多,谁会听见谁的声音。身边的人不是熟悉的朋友,交谈应酬,八卦玩笑,玩得过火的游戏,所有的一切都令金泰亨很不适应,但怎么能走呢,至少也要在男神面前刷个脸呀。

漫长的等待总会让人把心动的期盼消磨成无力的颓废,快要睡着的时候,听到旁边的同学私语,闵玧其有男朋友了。眼睛睁开,面无表情,静静地等待下文,仿佛鱼在海底的平静。

【听说闵大佬有男朋友了,是首尔艺高这一届的现代舞首席】

【是吗,好遗憾呢,还想要成为大佬的女人,嘤嘤嘤】

【你还是别做白日梦了,人家男朋友人靓条儿顺,舞蹈又好,算得上是大神级别,你,哪一点能跟人家比呀。】

是呀,哪一点能跟人家比呢,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弟,没有任何具体的接触,没有名气,没有能力,没有与之并肩的机会,你拿什么和人家比呢,金泰亨想,那我就捂住耳朵吧,当做什么都没听到,还是可以做那个一心抱有期待,努力保持距离的金泰亨。

嘈杂的声音传来,还是那个身影,只是旁边多了一个人的依靠,橘黄色的头发,可爱的咪眼笑容,温暖的声音带着撒娇的语调,果然,是个很好的人呐。众人起哄来一个亲吻,羞涩的笑意里是对彼此感觉的沉溺,亲吻纠缠,人群的声音越来越大,大到终于穿透一个暗恋者的心。

金泰亨想,捂住眼睛吧,看不见就好了呀,捂住耳朵吧,听不见就好了呀。可是捂住眼睛,眼泪也还是会流,捂住耳朵,声音也还是会听见,捂住耳朵眼睛,也还是会知道心里难受。擦掉眼泪,也应当是能够带着笑意的眼睛呀。金泰亨,这大概是你留给自己最后的余地。身边的同学碰碰他,哎,大佬的人就是不一般呀。金泰亨笑了一下,嗯,是很好的人呐。

很久以前看过一个故事,仙子爱上仙子的故事,只是故事中有一个只出场过一次的小狐狸,小狐狸很好,他是只好狐狸,他喜欢一个仙子,喜欢的要死,为之剔骨,终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,小狐狸要去找仙子,他想要呆在仙子的身边,可是后来呀,仙子爱上了另一个仙子。仙子很好,另一个仙子也很好,没有人是错误的,仙子没有给任何可以作为牵扯纠缠的借口,另一个仙子也不是横插一脚不清不楚的小三,这个故事里,谁都没有错,金泰亨想。

可是,为什么替小狐狸难过呢,明明是谁都没有错的故事,为什么要难过呀。心口的纠缠很多,喉咙难受,呜咽着无法出声。走路,低头,出门的时候一刹那恍惚,想起来包忘在沙发上还没拿,匆匆跑回想要赶快结束,结束所有的一切,包括不那么完美的心情。灯光昏暗,夜盲症发挥效果,难以辨清包间的号码,敲了敲门,闯了进去。

【呃,你好,请问……呜嗯……】

强有力的臂膀,身躯的火热,唇舌的纠缠,恍惚出神。

被一个男人吻了,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吻了,被一个陌生的连长相也没看见的男人吻了。金泰亨跑着,忘记了他的可爱小包包。

妈的,流年不利,刚失恋又被占了便宜。

 

 


刚好

牵手的温度刚好,在明媚的阳光,朋友的吵闹声中,两个人手心里的温热蔓延在心尖,刚好那么一点点温度,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。
金泰亨想着
是适合恋爱的刚好
看向前面柾国的后脑勺
〔哎,柾国,等等我呀〕
伸手拍头,向前一步,错过的默契很好,配合完美,是感情的深入。
会喜欢与你一起挑选求爱舞的手势,与你一起突然跳起,与你一起换个版本。
会喜欢把吃不完的蛋糕塞到你嘴里,喜欢把脚搭在你肩上看你无可奈何的笑,喜欢一起共食,仿佛唾液的纠缠达到灵魂的深渊。
会喜欢你一勺挖走的男友力,喜欢赖在你的背撒娇,成为你的身体的一部分,是血液与肉体的不可分割。
会喜欢突然的眼神交汇,默契的相视一笑,喜欢你眼神中包含着喜欢,还喜欢你眼神迷茫的时候我看不懂的那部分隐晦,是你长大的分离。
会喜欢你的靠肩,喜欢你的照顾,喜欢拥抱,喜欢修长骨节明显的手指抚摸腰际,喜欢背后拥抱随着音乐慢慢摇晃,喜欢肢体接触时身体的温度和气息的包容。
会喜欢在一睁眼时,就能看到你的笑眼,听到你的声音。
会喜欢于你作为人生亲故,喜欢你弄好我浴衣领子的心空,也喜欢告诉你一些人生道理,作为一个哥哥。
我的兔子呀,转眼间就长得这么大了,你会有自己新的圈子,会有自己的想法,会有自己不愿分享的事情,会有我不能触碰的孤独。
我也会有点心酸,有点委屈,有点吃醋,有点遗憾呀。
你不再是当初依赖我的孩子了。
可是我的兔子呀,我爱说“我是你的”,我爱和你靠头时呼吸的节奏,我爱依偎你的时候你的怀抱,带着冬日暖阳的味道。
我爱你,我的兔子呀
手心温度的刚好,
是你不会知道。
刚好。